造车双城记:北上亦庄与南下“嘉临”

经济观察报 濮振宇

华为汽车总部即将落户上海?特斯拉首个海外设计中心选址北京?集度汽车要设立北京上海“双总部”?

2022年刚开年不久,多个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大瓜”就无比热闹地集中出现,涉及京、沪两大超一线城市的亦庄、嘉定、临港三大汽车产业基地,以及特斯拉、华为、百度三家巨头企业。

2022年1月,北京市经信局在一份官方文件中提到,“百度造车在京已完成‘集度科技有限公司’工商注册,在京设立总部。”由此,北京成为继上海之后,第二个被认定为集度汽车总部的城市。

有意思的是,百度在亦庄成立“集度科技有限公司”的消息2021年6月就已传出,只是当时外界尚未意识到该公司的重要性,只是将其视作集度汽车的分支机构,而非另一个总部。

几乎同一时间,北京市发布的另一份2022年重点工作清单中又提到,将推动特斯拉设计中心开工建设。这标志着,北京在与上海争夺特斯拉相关产业资源的较量中,前进了一步。

目前,特斯拉在中国的制造中心、数据中心、研发创新中心均位于上海临港,而中国区总部、运营中心、结算中心、销售公司则落户于北京。

作为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亦庄是北京做大做强智能科技产业链的核心平台。而在亦庄的明显发力中,站在风口上的上海临港和拥有成熟汽车产业链的上海嘉定,在引入汽车投资上同样动作频频。

2022年春节刚过,有报道援引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的话称,“2022年,上海将通过多个项目来加快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包括“推动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部实体化”。该报道被业内普遍解读为,华为汽车总部将落户上海嘉定。

对此,华为官方表示不便评论。但相关内部人士回复经济观察报记者称,车BU是华为旗下五大业务单元之一,不存在总部之说。“推动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部实体化”是上海有关部门的工作方向,但该事项目前有很大未知数。该人士表示,上海方面确实跟华为对接并表达过这一意向,但华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这方面的计划。

除了华为,小米、百度等都是京沪两地高层领导积极接洽的企业。2021年以来,集度、智己、小米汽车等新一波智能电动车企纷纷成立。与蔚来、小鹏、理想等成立初“缺衣少粮”的造车新势力不同,新成立的这批智能电动车企均背靠人才、资金、技术都极为强大的互联网企业,因此被认为潜力巨大,也成为了各地积极争取的种子项目和地方政府的座上嘉宾。

2021年年底,已落户上海的长城沙龙项目搬家至北京亦庄,成为亦庄出手抢项目的力证。

亦庄与嘉定、临港围绕新能源智能汽车项目的竞争背后,是北京、上海两个中国特大城市的制造业资源争夺。目前看来,北京锁定总部+产能,上海主要是设计+研发的定位差异,并不是亦庄和嘉定临港招商中的界限。而汽车项目选择的标准和围绕汽车项目的总体目标思路的异同,也决定了两地在智能汽车产业链上的竞争刚行至中场。

争夺集度、小米、特斯拉

京沪“双总部”模式——集度的最终选择,成为北京和上海争夺智能汽车项目激烈程度的最有力注脚。

2021年3月,百度与吉利合资成立的车企集度汽车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落户上海嘉定。

集度汽车选址嘉定被认为与其第二大股东吉利不无关系,作为集度汽车项目中主要承担制造相关任务的股东,吉利的总部位于浙江,与嘉定同属于长三角地区,这里汽车产业链配套完善,海运、陆运都非常便利。

而作为集度汽车的第一大股东,百度也并未忽略大本营北京的角色。2021年6月,集度科技有限公司在亦庄注册成立。

百度是北京本土的互联网企业,而亦庄是百度智能驾驶业务的战略重地。2020年,亦庄专门设立了“北京市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先后颁发了多种场景下的测试牌照,同时还率先开放了国内首个自动驾驶出行服务的商业化试点。

在经营范围上,嘉定的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和亦庄的集度科技有限公司两者几乎没有任何区别。集度汽车彼时表示,上海和北京目前是集度业务的两个重要战略中心城市,基于企业当前业务需要,两地设立公司,可便于在全国范围内吸收人才和更好地开展业务。

结合2022年1月北京经信局文件的相关表述,集度汽车已实质性形成京沪“双总部”的模式。

与亦庄和嘉定在百度造车项目争夺上的势均力敌不同,小米汽车总部落户北京亦庄,是一个外界意料之内的结果。

在小米2021年3月宣布造车之后不久,便有消息称,为了争取小米造车项目,上海市高层领导已经出面。而且,2021年7月,小米掌门人雷军还亲自到访了位于嘉定的上汽乘用车总部。

不过,北京的招商诚意也显而易见。在小米宣布造车当月,亦庄就出台了针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新支持政策,包括鼓励国内外新能源智能汽车整车厂商落户开发区,对于带动形成千亿级产业集群的,可给予龙头企业创新资金支持。

毕竟,小米集团总部就在北京,而且小米在亦庄已经建设有智能工厂。从产业的角度,亦庄与嘉定都汇聚了大量汽车产业链企业,均能够满足整车企业的配套需求。

小米汽车总部在亦庄的落地,有望改变亦庄只有京东总部这一显著地标的现状。而特斯拉设计中心则正在成为亦庄竭力争取的另一个标志性项目。

相较集度汽车和小米汽车,特斯拉虽然不属于新兴电动车企,但受益于销量提升迅速,其在华的扩张需求如今也极为强烈。

在2019年特斯拉上海工厂落成时,特斯拉掌门人马斯克就萌发了专为中国市场研发车型的想法。2021年下半年,马斯克这一想法实质性落地,特斯拉开始招募中国本地的人才,要求应聘者具备20年以上设计经验,深度了解中国市场。

对于北京政府文件中透露出的特斯拉设计中心计划落户北京的消息,也并不令人意外。在北京,特斯拉早就有过相关的战略布局。

2017年,特斯拉成立了(北京)科技创新中心。按照当时特斯拉方面的表态,北京高校聚集,是重要的人才基地,拥有诸多的世界级学府和研究机构,特斯拉将充分利用北京在人才和创新方面的优势。

根据2022年年初的北京政府相关文件,特斯拉设计中心等项目的主责单位包括房山区政府,顺义区政府,怀柔区政府和亦庄管委会。有分析认为,从政策环境的角度来看,特斯拉设计中心落户亦庄的可能性较大。

除了特斯拉设计中心,特斯拉第二工厂会继续花落拥有嘉定和临港的上海,还是会选择其他地区,同样引发了外界关注。

特斯拉2021年财报显示,2021年特斯拉上海工厂实现了48.41万辆的交付量,在特斯拉总交付量中占比达51.7%。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特斯拉最重要的制造和出口中心。2022年1月,特斯拉CEO马斯克公开表示,公司正在为新工厂进行选址,今年底可能会有相关信息公布。

汽车行业分析师颜景辉表示,从上海工厂的落地过程来看,特斯拉非常关注政策因素,此前临港给特斯拉开出的条件是超出业界预期的,如果上海想要留住特斯拉的新工厂,足够的政策诚意仍然极为关键。

京沪汽车城打造路径

2022年1月,北京、上海两座城市相继宣布各自2021年GDP迈上4万亿元台阶。面向未来,北京和上海均将新能源智能汽车作为城市发展的关键增长点。

根据规划,到2025年,北京的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将达200万辆,汽车产值突破7000亿元,上海则计划实现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总规模全国第一的目标。

作为我国北方的汽车工业重镇,北京布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时间很早,也涌现出来了北汽新能源这样多年蝉联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第一的车企。不过,由于补贴退坡等原因,北汽新能源近几年来的销量持续下降,发展状况并不乐观。

亦庄的汽车项目招商速度也未达预期。如果说上海临港当年选择了特斯拉而放弃了蔚来是其综合战略考量后的合理抉择。那么错失蔚来,则一直被认为是亦庄引入新造车企业上的巨大“失误”。

2019年5月,蔚来与亦庄国投签订框架协议,根据该协议,蔚来将获得亦庄国投的100亿元投资,并将在亦庄设立新的实体“蔚来中国”并建设新工厂,这一消息曾让亦庄的汽车蓝图充满想象。但这一融资项目最终无疾而终,汽车“网红城市”合肥成了救蔚来于危难,并获得高效回报的恩主。

2021年,北京市发布《“十四五”时期高精尖产业发展规划》,新能源智能汽车被列为战略性新兴产业。

为鼓励国内外新能源智能汽车整车厂在北京投资,亦庄新城225平方公里规划范围在内的区域都被划成了政策先行区。

面对新能源汽车销量井喷,以及智能电动汽车时代来临,亦庄开始加码力度。将已落户上海的长城沙龙高端智能汽车项目硬生生“抢”到北京,被解读为是亦庄对错失蔚来的弥补。

据悉,在用以吸引沙龙的无法拒绝的优惠条件中,还包括为长城组建北京总部提供土地资源及各项政策支持。而对长城而言,北京与保定之间便利的交通和接近“中央”决策层的优势,显然是最佳的选择。

除了亦庄,北京目前也在其他一些地区加强包括汽车产业在内的高端制造业基地建设,例如房山区窦店北京高端制造业基地聚集了长安汽车、京西重工减震器、国能电力三维锂电池等项目,顺义区则聚集了北京奔驰新能源汽车工厂、理想汽车工厂等项目。

相较北京,上海过去几年成功打造和引入的新能源整车项目明显更多。除了成功吸引特斯拉在临港建厂,上海还拥有蔚来全球总部、威马汽车总部、华人运通(高合母公司)总部等造车新势力的总部,以及新兴电动车企智己的总部。

按照亦庄方面的预计,其2021年智能网联汽车相关产业就将完成产值1600亿元。此外,就北京整体布局而言,顺义此前公布的目标是预计到2025年,全区智能网联汽车全产业链年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

上海则在借助嘉定和临港的不同定位,打造汽车产业链的新布局。作为上海最老牌的汽车产业聚集区,2021年1-11月嘉定区汽车“新四化”实现总产出1117亿元。根据规划,2025年前,嘉定区新能源汽车产值将达到1000亿元。

据了解,临港目前已集聚特斯拉、上汽、宁德时代、地平线等约百家企业,其中包括特斯拉、上汽这两家百亿-千亿级企业,以及一批年产值十亿-百亿级别的产业链企业。

数据显示,临港新片区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2020年产业规模突破600亿元。根据规划,到2025年,临港新片区智能新能源汽车工业总产值目标为1200亿元。这与嘉定区的相关产值目标较为接近。

不过,两座城市目前在吸引新能源智能汽车项目上的优势各有不同。有汽车咨询机构人士指出,上海的时尚属性,吸引的更多是汽车企业的设计中心,目前,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造车企业,都有前瞻造型设计中心落户上海。不过,随着特斯拉工厂和蔚来总部的落户,上海在研发和智能电动全产业链上的打造也有了更大的目标。

北京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地位则是其独有的优势。在智能电动汽车进入法规、技术标准,以及相关行业政策密集落地的阶段,接近行业顶层设计中心的吸引力,以及各种独有的政策优惠,对车企总部和研发中心的诱惑足够大。

吉开 ijikai.com。发布者:rocky,(稿源: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jikai.com/t/1281

(2)
上一篇 2022年2月18日 下午9:55
下一篇 2022年2月25日 下午2:24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