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徐直军采访实录:对被移出实体清单不抱幻想,提升软件能力

预计2021年会有40+主流品牌、1亿台设备成为HarmonyOS体验的新入口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张雅婷

“华为合作车比特斯拉体验好多了”

“6G应该在2030年左右会推向市场”

4月12日-14日,华为分析师大会在深圳举行。重压之下,未来如何走?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会上阐述了未来五项关键战略举措,并回应了“制裁”、“云业务架构调整”、“造车”、“6G”等热点话题。

在受到美国的三轮禁令打压之后,华为依旧活下来了。2020财报显示,华为实现了营收和净利的双增长,徐直军认为“业绩符合预期”。然而危机已经悄然显现,华为2020收入增速为近10年新低,此前华为已经连续6年保持了双位数的增速。

禁令之下,华为手机业务受影响最明显,出货量已于去年Q4跌出前五,5G基站芯片供应的连续性也受到质疑,压舱石业务不可避免地陷入“减速”状态。

降低芯片依赖、提高软件收入占比成为了华为“活下去”的关键。可以发现,目前华为重点发力的鸿蒙、云业务、汽车业务都专注于软件层,而生态建设成为了重要的突破点。

“今年的目标还是活下来,但是我们还要争取活得好一点点。”徐直军坦言,对华为被移出实体清单不抱任何幻想,会长期在实体清单里面工作和生活。

提升软件收入,解决供应链连续问题

面对外界的忧心忡忡,徐直军在分析师大会上给出了一针“定心剂”,提出未来五项关键战略举措。

1.要优化产业组合,增强产业韧性,尤其是增强软件能力、加强先进工艺弱相关产业投资和智能汽车部件产业投资;2.要推动5G价值全面发挥,定义5.5G,牵引5G持续演进;3.以用户为中心打造全场景无缝的智慧体验;4.通过技术创新降低能源消耗、实现低碳社会;5.努力解决供应连续。

关于优化产业组合,增强软件能力。徐直军指出,希望进一步利用软件能力的提升来减少对芯片的需求和依赖,同时提升产品的竞争力。2018年11月底,华为董事会通过一个决定,投资20亿美金来提升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现在华为也会继续坚定不移地投资下去,在五年的周期内把整个华为公司的软件工程能力提升一个台阶。

他表示,最近对云与计算BG的组织和干部进行的调整,就是因为我们认为云的核心是软件,希望以此强化软件方面的组织,使得它和硬件解耦。同时加大投资,更好地面向未来,来实现软件产业的增长。

徐直军认为,要持续加大智能汽车部件产业的投资,尤其是自动驾驶软件。“目标是实现汽车的无人驾驶,一旦实现,就将颠覆跟汽车相关的几乎所有产业,这也是10年内可见的最具颠覆性的产业变革。”

在5G业务方面,徐直军表示,首要的是加大5G To C的发展力度,同时加快完善5G To B的解决方案,加强5G To B的规模性商业化进程。在5G To B方面,截止2020年,华为参与了全球超过3000多个创新项目的实践,与运营商、合作伙伴一起在20多个行业签署了1000多个5G To B的项目合同。

在全场景无缝体验方面,徐直军指出,要基于HarmonyOS,HMS,华为与开发者、生态合作伙伴一起持续丰富硬件和服务两大生态。“预计2021年会有40+主流品牌、1亿台设备成为HarmonyOS体验的新入口。”

在智能汽车部件的研发投资超过10亿美金

“小米都造车了,华为怎么还不造车?”徐直军称,这个问题多次被问到,有认为华为有品牌和技术能力,应该造车。

事实上,华为“不造车”的决策是经过了多年的讨论慎重决策的。徐直军表示,华为从2012年开始进行车相关的研究,当时在2012实验室下面成立了一个车联网实验室。

“但随着研究不断地向前走,汽车行业不断地发生变化,从原来简单的电动汽车,要变成一个自动驾驶的车。”徐直军称,跟许多汽车企业高层都进行了沟通,发现产业界更需要华为的ICT能力,而不是华为这个品牌。

2018年,华为管理团队在三亚开会,做了一个决策:明确华为不造车,帮助车企造好车。“这个决策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改变。”

目前,华为选择用“华为inside”的方式支持车企打造其子品牌,“我们选择了三个车企,推出三个子品牌汽车,比如北汽ARC FOX,四季度开始会有一系列的车推出来,我们也与重庆长安、广汽进行了合作。”

“今年在智能汽车部件的研发投资超过10亿美金。”徐直军指出,智能汽车BU是华为重点投资的产业,它具有自己的销售、交付等所有的组织能力,是公司除了消费者BG之外功能最完整的BU。

徐直军认为,中国现在年需求3000万台车,未来会更多,即便只做中国市场,每年从每台车上平均能够获取一万人民币的收入,也足够了。

“在4月份的这次上海汽车展上,“华为inside”合作模式的车会在车辆密集的市区给大家提供自动驾驶的体验。我们的团队告诉我:他们是做得最好的,能够做到在市区1000公里无干预的自动驾驶,这比特斯拉好多了。”

让云BU集中精力发展云服务

近来华为在云业务上密集调整,引发外界热议。4月9日,华为宣布任命轮值董事长徐直军为华为云董事长,华为消费者BG CEO余承东被任命为华为云CEO。

一周前的4月2日,华为宣布裁撤Cloud&AI(云与计算)BG。3月30日,华为则刚刚任命张平安(原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等11位成员为Cloud&AI BG管理者;张平安被任命为Cloud BU总裁。

对于华为云的变动,徐直军指出,华为云的商业模式,是线上的业务,是订阅的商业模式。所以华为云一直是端到端、相对闭环运作的一个独立的BU。

徐直军表示,刚成立云与计算BG的时候,希望能够把服务器、存储跟华为云协同运作,但协同运作的时候又发现一些问题,反而消耗了云团队的精力。“所以现在又把服务器、存储还回去,让云BU集中精力发展云服务。”

“强化华为云BU的定位事实上是公司强化软件投资的一个举措。”徐直军强调,“华为云更多的投资在软件,有自己产业的规律,我们希望它更加独立一点,放开手脚去发展,来提高软件和服务在华为整个收入的占比。”

6G应该在2030年左右推向市场

徐直军提出,6G应该在2030年左右会推向市场。“但是现在6G是什么,我们还不知道。”

“产业界希望在2030年左右能够像4G、5G一样,有一个东西贡献给消费者和企业。”徐直军表示,现在主要是做两方面的工作:第一、和产业界一起去努力定义6G是什么,可能不久之后会发布6G的白皮书;第二、围绕6G的定义,做一些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的研究。

徐直军认为,如果找不出6G应用的场景,那么也许6G就不需要了。如果能想象出来的场景和应用,5G或者5.5G都可以帮助实现,那么也就不需要6G了。

总体来讲,徐直军认为,“我们憧憬6G,但不一定有6G。但是我们还要为6G有可能的到来做准备、做研究、做投资。”

 

吉开 ijikai.com。发布者:rocky,(稿源: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jikai.com/t/967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